pear雪梨吧

南宫伏虎看了眼南宫锦:“刚才跟林萧的谈话我听到了,其实我知道,他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嗯!”南宫锦很冷漠地应了声。

南宫伏虎苦笑一声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南宫锦也叹了一口气,随后给叶柔打通电话,约她在公司见面,她刚才虽与林萧吵架,其实心里还是嘀咕过的,关于密函泄密之事,她只无意中告诉过叶柔。

林萧与浪言来到银行。

经过昨天的事情,银行正在整修之中,楼上楼下都是忙碌的身影,就连大厅都停止营业,挂了暂时休业的牌子。

不过大门是开着的,不少顾客都在与银行交接清点丢失的东西,虽然金库被抢,但客人们的贵重物品却是并没有真正损失。

乐呵呵的刘经理刚送完一波客人,就看到林萧与浪言走进来。

“林先生!”刘经理见到心目中的大神,忙不迭冲过去,点头哈腰加递烟。

林萧摆手拒绝,沉声道:“刘经理,有件事我要跟确认下,找个安静的地方谈吧!”

“行!”刘经理刚要转身带路,就看到从大厅门口走进来一堆人,气势汹汹好像要找事似的,忍不住愣了下。

“刘经理!”来人当先一位是男的,长的五大三粗,脖子上戴一拇指粗的大金链子,身后跟十几个吊儿郎当的小弟,耀武扬威冲到近前,“老子的东西丢了,怎么办?”

飘雪季节学院风少女粉嫩清新甜美户外写真

刘经理经验丰富,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找事,赶紧推托道:“请问老板贵姓?丢了什么东西?我带您去前台登记资料,银行稍后会给您回电话的。”

砰!

壮汉上前就推了刘经理一把,十分蛮横地说道:“我现在就要!妈的!有人抢劫银行,我的东西就存在银行里,现在丢了,是不是该还?”

“该还该还!”刘经理陪着笑。

“那还废什么话?”壮汉瞪起眼睛,“赶紧给我拿出来,总共六十根一斤重的金条,一袋子钻石,还有一些股票凭证啥的。”

“啥?”刘经理目瞪口呆,这么多贵重东西,都存在银行里?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

隐隐觉得这帮家伙在胡搅蛮缠,刘经理眼珠子一转,沉声道:“那您拿单据凭证了吗?只要有票据,我马上就取给您。”

明知道对方不可能有凭据,刘经理故意这么说,就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。

万万没想到,壮汉从兜里摸出钱包,直接抽出几张纸扔了过去,叫道:“睁开的狗眼看看,这是不是凭证,们银行想赖我的东西?没门儿!”

哗啦!

壮汉身后的小弟们马上站出来助威,顺带着把林萧也围在当中,挑衅地看向刘经理,纷纷叫嚷起来。

“狗经理,想贪我们大哥的东西是吧?”

“也不睁眼瞅瞅咱们是谁,赶紧把东西取出来,省得兄弟们跟动手!”

一群人很兴奋,脸上冒光,但看他们穿衣打扮行为举止,也不像能存几十公斤金条的人,这里面十有八九有问题。

但刘经理拿着凭证,目光却有些呆滞,因为这东西他竟然分辩不出真假,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
“这——的确是银行出的票据!”刘经理眉头紧皱,不可思议地叫道,“们从哪弄的?”

“什么意思啊?从哪弄?当然是们银行出的票,还能有假?看看这上面的签字,王大宝,就是爷我,看懂了吗?”王大宝拿着鸡毛当令箭,手指头都快戳到刘经里眼窝子里了。

刘经理一回想,银行里的确存有几十公斤金条,还有一些钻石,但那些都是无主之物,算是银行的一笔死帐,一直在等上级处理。

等来等去,处理结果没等到,竟然等到了物品的主人?

刘经理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。

“您等等,我需要确认一下!”刘经理拿着票据就要走。

王大宝直接上去拎着他的脖领,唾沫星子四溅道:“什么意思?想逃啊?今天我就跟着,把东西给我找到为止。”

刘经理进退两难,他明知道有问题,却又不敢反驳,首先票据是真的,其次对方有理有据,他如果拒绝,看对方的架势,指不定会把自己爆打一顿。

双方拉拉扯扯,引起大厅内诸多人的注意,两名保安赶紧跑过来助威,反而被这群人给围上了,双方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开打,刘经理赶紧叫道:“林先生,帮忙啊,这帮流氓想闹事!”

林萧之所以没动,是因为在考虑那张票据的问题。

听到刘经理的话,他往前走一步,轻描淡写推开两个混混,对王大宝说道:“有事说事别动手。”

“谁裤裆开了把露出来了?算个什么东西啊?——”

啪!

林萧抬手就是一耳光,目光冷咧:“嘴巴放干净点!”

“,他妈敢打我?”王大宝愣头愣脑的,被打的转了两圈还没看清楚情况,大吼道,“们还等什么?给我干他。”

转眼一场冲突就发生了,结果可想而知,这帮混混连林萧一根手指头都干不过,一分钟后全部被干躺在地上。

林萧不是来打架的,他从王大宝的行为联想到一件事,所以也没多说,直接像拎小鸡似地拎着他,对刘经理说道:“找个安静的地方谈。”

“好好!”刘经理忙不迭带着林萧扬长而去。

至于其它混混,都被保安给绑了,并且报了警。

来到刘经理办公室,林萧把门砰一声关紧,将王大宝扔到房间中央,沉声道:“票据哪来的?”

王大宝还想狡辩,叫道:“们什么意思?想抢劫是不是?老子正正经经的商人,从银行办的业务,现在不认帐还打人是吧?”

啪!

林萧上去又是一巴掌,指着他的鼻子,一字一顿语气森寒地说道:“说实话!”

刘经理一直端详着两张票据,并且在电脑系统里查过单号,的确存在这样一笔单据,他就奇怪了,那些东西明明是无主之物,怎么突然就有了主人?

王大宝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小混混,平时仗着人多耀武扬威还行,此刻被杀神一样的林萧打的没脾气,且他本来就是个孬种,被打俩耳光,胆都快吓没了,捂着像猪头一样的脸,含糊不清地叫道:“别,别打,我说我说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