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网app官网在线入口

“狂妄,小子,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,虽说你在紫荆山一战确实是战胜了我秦家,但是如今我秦家满门上下俱在,你竟然还敢来找死,无知害死人!”那族老冷冷的看着李钊开口道。

“废话真多,那日你秦家三人车轮战连番战我时,就该想到有今天,勾结执法者,沆瀣一气,找死!”李钊面色冷冽的开口道。

“哼!果然是狂妄,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知道,我们秦家千年的家族,不是你这种散修能够肆意撒野的地方!”话音落下,秦家族老也是面色微微一沉,双手合十,一股浩荡的灵力便是从身体之中缓缓的溢散开来。

李钊微微眯着眼睛,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秦家族老,长生真气也是从身体里面缓缓地调动了起来。

墨剑之中,长生真气也是顺着剑身的纹路开始缓缓地游走了起来,冷冽的气势开始缓缓地从剑身之上散发了出来,四周的空气之中,也是隐隐出现了一丝丝的冷意,仿佛温度都是下降了几分一样!

“喝!”远处,那秦家族老也是缓缓地抬起了头来,一双肉掌之上宛若是裹上了一层淡淡的荧光一样,晶莹玉润。

“这是,秦家绝技青罡掌!”

“天哪,族老都已经把绝技修炼到这种地步了,竟然能够把灵力透体而出!”

“这个李钊,嚣张至极,这一次,有族老出手,看他还怎么嚣张!”

四周的话纷纷乱乱传入了耳中,李钊却是面无表情,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丝丝的讥讽之意!

这老头的灵力一散出来,李钊便是察觉到他的灵力仅仅只有玄阶高级,跟当初的秦飞白的实力相差无几。

“小畜生,受死吧!”看到李钊脸上若有若无的冷笑之意,族老也是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,当下怒喝了一声,抬起了手便是冲向了李钊。

森女系少女连衣裙草帽麦田作画玩耍写真图片

李钊面无表情的抬起了头来,手中的长剑也是缓缓地抬了起来,直勾勾的对向了族老。

族老一咬牙,轻哼了一声,一手拍向了长剑,另一手则是直勾勾的拍向了李钊的头颅,似乎是想要把李钊直接拍死一般。

看着那族老的动作,李钊也是冷笑了一声,长剑猛然挽了一个剑花,然后不退反进,墨剑直接便是往前面送去。

这动作似乎是有些慢,可是在族老的眼中,却是奇快无比,就好像只是眨眼的功夫,原先还在自己面前的长剑,下一秒就是出现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中。

渐渐地,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才是缓缓地往四周逸散出去。

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,莫说是族老自己没有察觉到,便是四周的人,脸色也是变得愕然了几分,在他们的眼中,就好像族老自己跳了起来,然后送到了李钊的手里的剑上。

如此诡异的一幕,让四周原本喧嚣的人群一下子就是安静了下来。

“你,你竟然,到达了地阶实力!”族老一脸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来,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钊道。

“呵!”李钊冷笑了一声,抬脚就是将族老的身体给踹了出去。

“砰!”族老整个人的身体宛若是破烂口袋一样飞了出去,眼中弥散着一股浓浓的困惑,为什么李钊的实力会突然达到地阶?明明是玄阶中级的啊!

“族老!”看到族老飞了出去,四周的人也是慌了起来,纷纷冲了过去。

李钊却是冷笑一声,“我之前就说过,秦家人,一个不留,早在紫荆山顶的时候,你们围剿我就应该想清楚后果!”

话音落下,李钊也是不再留手,整个人直接就是冲进了人群之中,瞬间,人群之中就是传来了一阵惨嚎之声。

残肢断腿,地面很快就是撒上了一层鲜红的血迹,粘稠的让人无法立足。

“小畜生,你找死!”就在李钊如同狼入羊群一般大杀四方的时候,远处,也是陡然的传来了一声又惊又怒的爆喝。

一回头,一道熟悉的身影也是冲入了战场之中。

“当!”一声清脆的金铭撞击声之后,李钊也是后退了一步,秦汉出手从李钊的手中救下了一个秦家后代,脸色却也是变得惊恐了起来。

“你,你竟然已经是地阶低级了!”秦汉的脸色一下子就是变得惨白了起来。

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,这个小畜生竟然一下子就是连跳了两级,这王八蛋究竟是怎么修炼的?就算是有什么宝藏,也不可能这么恐怖吧!

“秦家主,我们可又见面了!”李钊冷冷的看了过去,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的杀意。

“李钊!”秦汉又惊又怒的看着李钊,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惊骇之色,刚才两人对撞之下,秦汉竟然是险些没有抓住自己手里的剑!

李钊的实力,竟然已经恐怖到了如此的地步!

哪怕是有什么天才地宝,他也不可能连跳两级啊!

秦汉吞了吞口水,面色也是变得惊惶了起来,难不成,是李钊的师傅出来了?帮李钊连跳了两级?

想到这里,秦汉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了起来,自己当初怎么会鬼迷心窍,为了区区一个宝藏就得罪了如此恐怖的李钊?现如今没有杀了李钊不成,反让他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就是成长到了如此地步。

“李钊,你是铁了心要和我秦家作对不成?在紫荆山顶上,我秦家看你可怜,就没有杀你,如今你要忘恩负义不成?”秦汉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的怒容,看着李钊开口呵斥道。

“如今的人,越发的不要脸了起来!”听到秦汉的话,李钊却是突然冷笑了起来,自己活了千年,如此不要脸的人还真是头一回见!

紫荆山顶的时候,若不是唐家,姜家,韩家三家人联手保住了自己,恐怕自己早已经身消道死了,哪里还有报仇的时候?

这秦汉没有能力留下自己,现如今反而是把功劳揽到自己的身上,实在是恬不知耻!

与不要脸的人说话,自己只会越发的生气,所以李钊几乎是没有任何停留的,便是抓住了手中的剑。

“今日,我倒是想要和秦家主好好地切磋一番,看看秦家主的实力是不是和他的脸皮一样的深厚!”李钊冷笑着开口道,手中的长剑也是划出了一道弧度,快速的刺向了秦汉。

Tagged